無可救藥的重度鶴丸櫥一枚﹐基本上為雜食性生物,但是最近為了三日鶴而拼命敗家跟找糧食(目前打算自我生產)XDDD

(三日鶴)名子還未想好 楔子

#腦中突然浮現的故事但還不完整,套用自己原創故事的世界

#吸血鬼爺X天使鶴的設定,敵對有

#人物跟文筆都嚴重崩壞


對我來說...開頭都很短的WWW

(其實我也好想燉肉啊!!!不過我還在見習中QAQ!!)


※※※※※


  樹洞裡一抹嬌小的白色身影將自己縮成了糰子狀,背上小小的羽翼努力的遮著自己的身影,小白糰子輕聲啜泣著,小小的身軀不斷地顫抖著。

  「鶴?」深藍色的影子微喘著氣,望著瑟縮在樹洞裡的孩子,有些不捨地看著他,走上前去微微蹲了下來,只聽見他的鶴小聲地哭泣著,他伸出手輕柔的撫摸著那頭柔軟的銀白色頭髮。

  「你在哭嗎?鶴......」

  「才......才沒有哭!」鶴丸帶著明顯的泣音逞強的說著,他一點都不想讓人看見自己在哭泣。

  知道鶴丸的心思,三日月並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安靜地等著鶴丸止住淚水,他當然知道這個小不點不想讓任何人看見自己脆弱的模樣。

  許久,鶴丸抬起頭哭紅的雙眼看著一直蹲在自己面前的三日月:「三日月......我是不是根本不該在這裡?我跟你們都完全不同啊!」他的語氣中充滿著困惑。

  三日月將鶴丸拉近自己的懷抱,在他的耳邊輕聲低語著:「不管鶴是什麼,你還是你不會有改變的。」說著更加用力的緊緊抱著懷中的孩子。

  「斯—」鶴丸突然低鳴了一聲,痛的皺起了眉頭。三日月這才注意到鶴丸身上似乎有傷在,怕再次弄疼鶴丸於是不捨地放開他,眼神上下來回注視著站著的他,伸手將鶴丸的衣袖往上拉卻看到遍布在雙手上那明顯的紫紅色,盯著那些可怕的瘀痕三日月的內心幾乎是被憤怒覆蓋著,無法忍受讓鶴丸受傷的事物存在。

  「三日月?」看著三日月眼中的新月逐漸被憤怒的紅色染紅的鶴丸,不顧自己身上的傷而撲到三日月身上不安地看著他。

  看著鶴丸擔憂地望著自己,三日月壓下心中的憤怒,撫摸著鶴丸的頭髮嘆道:「我沒事......倒是鶴的傷要快點處理才行。」

  雖然沒有留下鮮血,但是還是會擔心有其他的魔物嗅到鶴丸身上甜美的氣息而過來,三日月可不打算讓任何人吃掉他最寶貝的天使。

  「鶴,回家吧。」

  「嗯!」鶴丸點了點頭。

  三日月小心翼翼地抱起鶴丸,盡量避免碰到那些傷,而年幼的鶴丸只是依畏在三日月的懷中安靜地閉上雙眼睡去。



  這是一段可以說是被遺忘許久的記憶,對於鶴丸來說......


评论(2)
热度(34)

© 湛藍櫻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