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救藥的重度鶴丸櫥一枚﹐基本上為雜食性生物,但是最近為了三日鶴而拼命敗家跟找糧食(目前打算自我生產)XDDD

(三日鶴)又是短篇....名子什麼的我也不知道

#現代

#本人文筆嚴重崩壞

#依舊是練手用,連我也不知道在寫什麼(被打),字數依舊不多請下收




  鶴丸國永一個月前與三日月終於從朋友畢業成為了一對戀人,這件事對周圍的人來說除了每天要被無限放大的閃光彈狠狠打上無數回以外,其他基本上沒有任何改變。

  對鶴丸來說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三日月在交往當天就火速把家當全搬進了鶴丸家,甚至在晚上睡覺時直接鑽上床摟著鶴丸睡覺,於是變成了鶴丸每次一睡醒就會見到那個昨天被自己趕到客房去睡的三日月,只能好氣又好笑的捏了捏三日月孰睡時的臉頰。

  「嗯?」或許是因為被捏痛了,三日月半張開眼睛一隻手抓住鶴丸捏著自己臉頰的手一副非常無辜的樣子看著鶴丸。

  「老流氓你總算醒了。」鶴丸嘻嘻的笑著放開了手,這樣子每次起床後逗逗三日月幾乎快成了每天早上的日常,「你明明有自己的房間,幹嘛每次都要跑來跟我擠這張小床啊。」

  「嗯?」三日月伸手將鶴丸在摟近了一些,下巴靠著鶴丸柔軟的頭髮,「可是抱著鶴比較舒服啊。」

  幾乎埋在三日月胸前的鶴丸臉上泛起了一抹微紅,用手槌了槌三日月:「老流氓!」

  雖然該起床了但是被三日月擁抱著的感覺卻讓鶴丸覺得幸福又溫暖,很久以前的記憶好像又回來了一樣。

  「鶴,一起回家吧!」三日月揹著深藍色的書包微笑的等著鶴丸回應。

  鶴丸主動的牽起三日月的手:「恩!回家吧!」

  在小學時期他們幾乎都是這樣度過每一天,不管是上學或是放學總是牽著手一塊走,那段時間可以說是兩個人心中最美好的記憶。

  只是在某一天裡,鶴丸離開了這座城市搬到遙遠的地方,他記得當時的自己是如何的哭喊著不想跟三日月分開,但是終究還是被父母拉離了那孰悉的地方。

  那時的三日月面對著鶴丸時依舊保持著微笑,完全不像是即將與好友分離一樣,當鶴丸被父母拉著離開時,看著那離去的身影三日月的眼神逐漸變得黯淡了下來:「鶴不要哭......我們總會再見面的......」

  面對著這樣的分離不論是三日月還是鶴丸都無能為力,因為他們都還只是孩子而已,只能任人擺布。

  分別之後三日月與鶴丸持續通信了一陣子,直到中學時才停止......正確來說是三日月單方面停止了,鶴丸也無從得到回應。

  再次相遇是在一年前,大學時偶然發現彼此也在這裡,只是早已逐漸疏遠的關西卻比想像中的還要難以補救,鶴丸只能笑著對著三日月說了聲「好久不見!」

  三日月微微愣了一下溫和的微笑著,伸出手揉了揉鶴丸那銀白色的頭髮,眼中的新月微微綻放出光輝。

  相隔許久不見,不知道彼此在對方的眼中是怎麼樣的存在,所以始終無法踏出進一步,依然保持著一種微妙的"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氣氛。


  夢只做到這裡,鶴丸睜眼卻瞧見三日月早已經不在被窩裡,他猛然跳了起來看向桌上的時鐘,「可惡的三日月!居然沒叫我起來......我早上有課啊!!!」

  此刻的三日月正在樓下慢悠悠地吃著早餐,樓上鶴丸的怒吼聲讓他往上看了過去一臉無辜地說著:「因為鶴睡得太幸福了......」所以他才不忍心吵醒鶴丸讓他繼續睡下去。


(完)



评论
热度(26)

© 湛藍櫻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