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救藥的重度鶴丸櫥一枚﹐基本上為雜食性生物,但是最近為了三日鶴而拼命敗家跟找糧食(目前打算自我生產)XDDD

(三日鶴)記憶的殘片 序章

※鶴丸失意梗+黑化有

※本丸設定

※(注意)此人文筆不好,人物角色崩壞,有時候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寫什麼

※本人很容易挖坑後棄坑潛逃


先開序,正文等農曆年後再開始寫WWW

(現在還是等工作告一段落XDDD)

*****

聽見剛剛歸來的隊伍帶回了鶴丸,三日月趕緊前往探視,但是眼前的鶴丸看起來比平常還要消瘦多了,讓他有些心疼。

「鶴?」他輕聲呼喚,但是躺在手入室中央的鶴丸並未張開眼睛,只是安穩的睡著。

早已在手入室裡的審神者盯著鶴丸許久,她心情總算也是放鬆下來了,今天螢丸所率領的隊伍終於把失蹤了近一個月的鶴丸帶回來了。

「三日月......鶴丸接下來就交給你了!」審神者站起了身,她當然知道三日月這陣子為了找鶴丸是多麼的免強自己,要不是她硬是用各種方法讓三日月留在本丸裡休息幾天,不然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聽到審神者所說的話,三日月輕點著頭來到鶴丸的身邊坐下,這中間他的視線始終落在鶴丸身上不曾移開。

審神者輕聲嘆了口氣,緩緩的關上手入室的拉門,伸手擦了擦因為開心而流下的淚水,但是心中卻又有種說不上來的不安感。

三日月輕撫著鶴丸銀白色的頭髮,臉上不知自覺的流露出一抹安心卻又疼惜的笑容:「鶴呦,可不能在丟下爺爺我一個人了。」語畢,俯身親吻了鶴丸的額頭。


评论
热度(19)

© 湛藍櫻色 | Powered by LOFTER